千余-

游走在时间里的荒诞旅人。

我希望他永远自由 永远自我
我希望他不被爱束缚 但拥有最多的敬仰和宠爱
我希望他走的很远 伴随着呐喊和热爱
我希望他 能好好照顾自己

修修也太可爱了吧🤭

尽力了
爱他❤️

一个脑洞 葬身于海 向死而爱

遇到的时候叶修是苍白的 消瘦的 阳光下仿佛随时都要蒸发 但是这种慵懒随意的病态真的让人着迷 周泽楷就这样一见钟情了 在充满消毒水味的医院里

周泽楷开始每天去看望叶修 可能人总是爱美的 所以一开始叶修就没有排斥过周泽楷的接近 渐渐熟悉起来 周泽楷也了解到叶修的病 不治之症 时日无多

但周泽楷仍然不想抽身离开 他在与叶修短暂的相处中陷得很深了 他还是想要得到叶修 无论能够在一起多久 无论日后会有多痛苦的结局

认识一个月的时候他们确定了关系 这个时候叶修的生命只剩最后三个月 他们去到了周泽楷在海边的别墅 醒来亲吻 谈情 做爱 偶尔出去走走 感情渐深 又热烈又绝望

叶修在感觉自己真的不行了的那天清晨 早早醒来独自走向大海 一步一步被海水淹没 周泽楷醒来的时候床的另一边已经冷了 叶修什么也没留下

可是周泽楷知道 自己已经永远被带走了。








预见

陈一泗总是能预见很多事情的发生。

她在第一次看到秦捺的时候就知道她不是什么好人了,但她没猜到后来两人之间的交集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她根本没在意闪过的第一感觉。

她在无聊的生活中感觉到周边人对她的喜欢,虽然她本身毫无优点,甚至在当时是个毫无品味的胖子。她也感觉到秦捺对她的接近,但没预感到两人会玩笑的在一起。

她专注于每一段发生了的感情,也预感这并不会长久,但她还是没有斩断故事的发生。

她在秦捺第一次向她介绍学姐的时候就预见到秦捺会和这个学姐发生什么,但一闪而过的念头同样没有留下什么。

后来她和秦捺吵架,打架,冷战,漠然,一点一点越离越远。

她看着秦捺和那个很久以前见过的学姐在一起,然后看着秦捺犹犹豫豫不知道怎么说分手。

最后还是由她来说出分手。

她终于知道秦捺确实不是什么好人,她看人很准。

她终于知道她想要分手的时候,秦捺都在聊骚,玩闹,一边说我舍不得你,我绝对不会分手。

她终于知道没有来由的喜欢都是靠不住的,但她还是相信爱情。

后来她的同学问她,你的前任是否是因为嘴甜而招你喜欢。
她说,它大概只会狗叫吧。

但她对秦捺,却是没有责怪,也没有爱。

陈一泗真的很奇怪,她因为秦捺的挽留而选择拖着不分手,也从容的接受自己被绿了的结果。
她也想过去让秦捺不好过,但终究没有,她知道这没什么意义。

陈一泗对秦捺,的确是,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她预见很多,没想过分手还是会带来失落。

有耳朵的都能感知到他有多棒
站在舞台上就与日月同光
五年了 他站在这个舞台上唱歌
山河老师说 这是我们13快男的冠军
结石姐说 女孩子们都会喜欢他
当然了 他出自一个选偶像的节目 却用实力赢得喜爱
他用音乐赢得领地 爱他的人都是因为音乐才跟着他混
但是他呢 他是我所见过最纯粹的人 永葆赤子之心
他在意歌迷的感受 因为这些人给了他支持鼓励和很多很多的爱 但他从不去迎合市场从不去讨好旁人 他温柔又傲骨
那些好听的话不会让他迷失 那些难听的话也不会使他动摇
永远坚定的走在自己的路上 为自己的人生负责
不以物喜 不以己悲 希望有一天 我也能像他一样吧






藏品

可能也觉得没什么意思吧。

躺在床上思天想地的时候被旁边的人突然抱住,已经习惯了亲密接触的身体,和已经渐渐不习惯的心。

很多爱源自于习惯,追人的时候喜欢,喜欢着喜欢着就成了习惯。萧然喜欢着迟铭后。

萧然这种习惯很让人安心,他把迟铭后的生活照顾得一丝不苟,早晨的亲吻和睡前的拥抱都在表现着爱与温柔。可是迟铭后就是觉得不对。

这种让人安心的温柔不对,这一切都不对。

变心突如其来。
迟铭后见到迦燃的时候便知道了哪里不对。

萧然看他的时候像在看一个物件,陪伴他睡眠的布偶或者听话乖巧的宠物。他的眼里没有交流,只有机械式的宠爱。

迦燃则太不同了。
迦燃的眼睛里有火,有爱,在他眼里的倒影都很明媚。
可能是这双眼睛,或者是这个眼神,迟铭后一见钟情。

迦燃说,你和我在一起吧,好不好。
迟铭后同意了。

他向来不是个优柔寡断的人。

他回到家里收拾行李,然后坐在沙发上等待萧然,等了很久。
他想,这种死水一般的爱情,应该结束了。

萧然回到家里的时候还是那个样子,温柔体贴,无懈可击。
可是迟铭后的一句话就把他击碎了。
他明白迟铭后只是在通知他,他没有什么余地挽留,也不必多问一句为什么。

然后萧然没有笑容了,但他没让迟铭后走。

你想要离开吗,你觉得可能吗。
我在乎你爱不爱我吗。
你应该也知道吧,我需要的不过是一个陪伴我的东西而已。


迦燃没等到迟铭后,也再没有收到迟铭后的消息。

他不开心。
他以为自己被抛弃了。

迟铭后却沦为一个藏品。



心里是希望他们活得久一点再久一点的,
他们这样的少年英才就该是鲜活的样子。

可早逝让他们永远朝气蓬勃,
也让我永远无法想象他们老态龙钟的样子。

但也只是传奇而好看,不如长生。
他们还在,历史可能就不是现在的历史,天下可能就不是现在的天下。

可惜。

能喝的酒醉一天
不能喝的酒醉一生

时间带来的衰老
并不会让少年消逝
你五十岁时
爱与呐喊也不会消失